《水滸》絕非施耐庵一人所著

  • A+
所屬分類:水滸解讀

· 寫在前面 ·

《水滸》引首的開篇詞,暗示了作者施耐庵與張士誠的關系。

但是,通過《水滸》的引首,我們又可得出另一個結論:《水滸》,絕非是施耐庵一人所著。

從明代以來,關于《水滸》的作者就一直有多種說法,主要有三種:施耐庵著、羅貫中著、施羅合著。

其中施羅合著這種觀點在學術界最有影響力,認為《水滸》是施耐庵集撰、羅貫中纂修。

但到了21世紀,又有人提出“羅貫中說”,他們認為《水滸傳》在明初是禁書,不可能實名出版。在這種情況下,作者很有可能托名出版,即羅貫中化名“實乃俺”,即“施耐庵”。

那么關于《水滸》作者的種種疑云,還是從《水滸》的引首說起吧!

(一)《水滸》是一部跨越明初和明中時期的著作

《水滸》引首的開篇詞,很明顯的表達了作者的立場:施耐庵是親張士誠、遠朱元璋的一派。

但特別有意思的是,《水滸》引首接下來的內容,在風格上又突然發生了轉換。

我們看到,《水滸》引首在開篇詞之后,非常不倫不類的接了一首詩。

詩曰:

紛紛五代亂離間,一旦云開復見天。草木百年新雨露,車書萬里舊江山。

尋常巷陌陳羅綺,幾處樓臺奏管弦。人樂太平無事日,鶯花無限日高眠。

這一首詩,很明顯描寫的是天下統一后,已經過了至少百年光陰,人們正處于非常安逸的和平年代。

如果結合明初的歷史來看,顯然無論是施耐庵還是羅貫中,都是不可能有這種心得體會的。

而且特別巧合的是,這首詩為邵康節先生所作。引首進一步解釋道:

原文:

話說這八句詩,乃是故宋神宗天子朝中一個名儒,姓邵諱堯夫,道號康節先生所作。

我們知道,《西游記》的開篇也是借邵康節先生的一首詩來起筆的,也就是明代四大奇書中居然有兩部,都引用了同一個人的詩句。

而與另外三部不同的是,只有《水滸》的開篇是又用了詞,又用了詩。特別是用詩的手法,很有明中時期的特色,就連作者“實乃俺”,在署名上也與“無承恩”、“笑笑生”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更蹊蹺的是,開篇詞明明是略含反朱元璋的立場,然而在解釋這首詩的時候,又只有前兩句和詞的立場相同,即:

原文:

為嘆五代殘唐,天下干戈不息。那時朝屬梁,暮屬晉,正謂是:“朱、李、石、劉、郭,梁、唐、晉、漢、周,都來十五帝,播亂五十秋。”

這屬于對亂世的描述。但接下來的幾句,真的是歌功頌德:

原文:

后來感的天道循環,向甲馬營中生下太祖武德皇帝來。這朝圣人出世,紅光滿天,異香經宿不散。乃是上界霹靂大仙下降。英雄勇猛,智量寬洪。自古帝王,都不及這朝天子,一條桿棒等身齊,打四百座軍州都姓趙。

那天子掃清寰宇,蕩靜中原,國號大宋,建都汴梁。九朝八帝班頭,四百年開基帝主。

因此上,邵堯夫先生贊道:“一旦云開復見天。”正如教百姓再見天日之面。

把開國皇帝描寫為“圣人出世”、“紅光滿天”、“天仙下凡”,與后文的一百零八將“妖魔出世”、“黑氣沖天”形成鮮明對比。

可見《水滸》的立場,是反奸臣、而非反君王的,與開篇詞的立場略有相悖。

所以基本可以斷定,《水滸》是經后人修繕過的作品,其風格與明初施、羅的初稿,是明顯不同的。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