焦大瞧不上“離騷”

  • A+
所屬分類:紅樓解讀

再說說《紅樓夢》里的焦大吧。

焦大是個“憤老”,這一點,賈府上下,都有“共識”。

他整天罵罵咧咧,在賈府里待著,看這也不行,看那也不行,倘若再喝多了酒,就罵得更難聽。

曾有好事者,比如魯迅,說他是“賈府的屈原”,在做其《離騷》。

這個,可能并不準確。

焦大本人,大約也不會認同。

他有一句話,“我活了八九十歲,只有跟著太爺捆人的,哪里倒叫人捆起來!”

這種氣度,就近乎“統統去他媽的”。

自古以來,能有這種氣度的“奴仆”,絕少。

也許在焦大看來,彼三閭大夫背著個處理決定,就顏色憔悴,形容枯槁,整天兮來兮去,做出許多文章,嘆“荃不察余之中情”啊,是個什么鳥情況?

就這還貴族?

這不就是“哭哭啼啼,沒有出息”嗎?

焦大的態度不一樣,他的“文章”,就是罵。

罵你們這幫孫子,要政治沒政治,要作風沒作風,每日“偷狗戲雞”,“爬灰”,“養小叔子”,還裝得鐘鳴鼎食、詩禮簪纓的。

這一刻,焦大簡直是“太爺”附體。

話當然是難聽。

據說當日在場的很多人,下面的聽了,個個“唬得魂飛魄喪”,上面的,雖也“遙遙聽得”了,但都“裝作沒聽見”。

可知焦大罵的,實在是敏感至極,算是碰到了賈府的核心重大。

所以,下面的人,急著要捆他,用行動代替語言表態,未必是真老實。

上面的,裝作沒聽見,也未必是給你們雅量看看。

賈府的水,是很渾的。

唯一的“共識”,是上面和下面,都以為自己做得很高明。

他們有的端著架子,有的裝著樣子,唱念著府上的規矩與體面,把焦大論成了一匹害群的老馬。

其實焦大不是借酒發瘋,他是忠賈愛府的。

他是想和賈府講講自己的初心、太爺的傳統。

他要倒逼賈府改革一番。

所以,焦大罵給誰聽?醉給誰看?是個好問題。

肯定不是“賴二”、“蓉哥兒”這種。

他說還要去哭太爺,這個,當然是沒哭成的,組織上不讓他去紀念堂哭,怕政治影響不好。

也就是說,焦大頂多只能在自己的小屋子里哭一哭。

那就沒什么大意思了。

在小屋子里哭,就只是個人抒情。

倘換了文人和藝術家,那就是什么“長夜之痛”云云。

賈府是不在乎一切抒情的。

你往這兒抒,抒得鮮花著錦、烈火烹油,賈府不在乎。

你往那兒抒,抒得天翻地覆、慨當以慷,賈府也不不在乎。

他們的太爺,是被焦大從死人堆里背出來的嘛。

很多人,自己猥瑣,膽子小,往往就拿焦大是“醉”了說事。

仿佛不醉,焦大也不敢罵。

這真是對焦大最惡毒的侮辱。

焦大其實是一部紅樓世界里,比較像男人的男人之一。

以當日賈府文化,這種人,不多。

他比較粗罷了。

在歷史結論上,焦大吃虧,就吃虧在他的粗上。

他大兵出身,只會罵,不會寫詩,在“美學”上,就先輸了。

可惜,可惜。

沒人說他老夫聊發少年狂。

人人都說他如今老了,越發不顧體面。

偌大一賈府,有公子在那里神飛天外,有小姐在那里傷春悲秋,有老爺在“大有祖父之風”,還有人壞得有趣,平庸得無聊,而在偉大的“傳統文化”看來,唯獨他焦大才算沒忘了初心。

可他最后得到的,卻只是一嘴馬糞。

所以,焦大這張嘴啊,實在是一部賈府史“活的靈魂”。

一切從喝馬溺開始,到滿口馬糞結束。

光榮與衰敗,都挺惡心的。

作者:牛山野夫

weinxin
微信公眾號
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