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讀水滸–鎮關西之死

  • A+
所屬分類:水滸傳讀后感

01

鎮關西本不會死。

如果不去尋師父王進,史進就不會在渭州茶坊遇見魯達;如果魯達不拉史進去飲酒,就不會遇見啼哭的一對父女。

一切都是偶然,一切又都是必然。

02

魯達有多“魯”?

打虎將李忠第一次見魯達,說他是“好急性的人”。(P44)

魯達、李忠、史進三人飲酒,隔壁有人啼哭,掃了酒興,魯達“便把碟兒盞兒都丟在樓板上”(P45)。此動作細節,足見魯達的粗魯,十足的暴脾氣。

03

“一個十八九歲的婦人,背后一個五六十歲的老兒”(P45)。這婦人和老兒就是啼哭的金家婦女。

中學生讀《水滸》,可能不明白,“十八九歲”如何就成“婦人”了?

這就叫閱讀障礙,閱讀障礙有兩種:知識障礙和閱歷障礙。

宋仁宗時代,男十五、女十三,為法定結婚年齡。知道這個知識,就不難理解了。

04

魯達三人在潘家酒樓,遇見啼哭的金翠蓮,這里面已經藏著“潘金蓮”三個字了,耐人尋味。

這金翠蓮是東京(今河南開封)人氏,同父母來渭州投親眷,親眷卻轉到南京了。

這里面很可能藏著這樣的信息:渭州是西北地界,靠近北宋和西夏的邊境,彼時西夏和北宋戰事不斷,金翠蓮的親眷可能是為避戰亂而南下南京的。

在渭州,金翠蓮的母親病故。渭州的財主鎮關西鄭大官人,見金翠蓮“有些動人的顏色”(P46),便很強勢地讓翠蓮作妾。寫了三千貫的文書,但卻是“虛錢實契”(P46),也就是說壓根沒給錢,把翠蓮強占了。不到三個月,鎮關西的大娘子吃醋,把翠蓮趕出鄭家。不但如此,還安排店家,問金家婦女要典身的三千貫錢。真是豈有此理!當初一文未給,把人睡了三個月,又反過來訛人三千貫!金家婦女無奈,唱些小曲還錢,怕鄭家來追討,心中苦楚,所以啼哭。

這鄭家做事,著實可恨,擱今天,鐵鐵的“掃黑除惡”的重點對象。

05

讀到這里,讀者會覺得這“鎮關西”是多么大的一個角色呢。

結果卻是狀元橋下賣肉的屠夫。一個小小的屠夫,就可以如此蠻霸,魚肉一方,這大宋真是病得不輕呢。

這魯達的性格,哪里聽得這樣沒有天理的故事。

“你兩個且在這里,等灑家去打死了那廝便來。”(P47)

會讀書的,讀到這一句,便知鎮關西定然是不能活了。

06

魯達這個名字好。不僅有“魯”,還有“達”。“魯”是粗魯,“達”是明白。

魯達是粗魯人,更是明白人。

如果魯達只是一個“魯”人,他就會直接去狀元橋了。

在去狀元橋之前,魯達安排了一件明白事。

他要安排金家婦女回家鄉東京去,回東京是要盤纏的,魯達“去身邊摸出五兩銀子來”(P47);然后問史進,史進本不是窮人家孩子且性格爽利,直接“包裹里取出一錠十兩銀子”(P47);魯達又看李忠,李忠“摸出二兩銀子”,魯達嫌李忠“不爽利”(P47)。

一共十七兩銀子,魯達把十五兩銀子給了金老。

讀到這里,我心頭一熱,好漢們真是俠義,遇見被侮辱和被損害的弱勢群體,他們毫不猶豫地站在了正義這一邊。

什么叫英雄好漢,這就叫英雄好漢。

細心的讀者不難發現,還有二兩銀子哪里去了?

還有二兩銀子,就是李忠摸出的銀子。

“魯達把這二兩銀子丟還了李忠”(P47)。

只這一句,施耐庵就是文學大師。

李忠在街頭耍棒買藥,魯達拉他喝酒,李忠說散了場收了錢再去,魯達直接把人轟走了。李忠流落街頭賣藝,討生活不容易,所以魯達把銀子還給他,這就是魯達的“達”處,什么也不說,體諒兄弟的不容易,好魯達也!但是,一個“丟”字,照應前文魯達嫌李忠的“不爽利”。只這一句,把魯達的性格刻畫的極富有立體感:有溫度(同情心)也有冷度(鄙棄心)。

李忠和魯達、史進的差距,就是地煞星和天罡星的差距。

一個人無論多么不容易,這世上,總還有比你更不容易的人,救人之厄,其實就是在救己之厄。

我們不能苛求李忠明白這個道理,畢竟,明白這個道理的人不多。

遇見受苦的人,能盡量幫就盡量幫吧,因為就命運而言,你我都是受苦者,助人者人恒助之,這就叫慈悲心。

魯達,有一顆慈悲心,所以他能做勇敢事,最后他也能終成悟道人。

一部《水滸傳》,邱曠君最欣賞魯達。

魯達魯達,是魯者,亦是達者;是粗魯人,亦是明白人;是粗魯的明白人,亦是明白的粗魯人。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