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竹坡批評《金瓶梅》第一奇書序

  • A+
所屬分類:張評本金瓶梅

【《金瓶》一書,傳為鳳洲門人之作也,或云即風洲手。然麗麗洋洋一百回內,其細針密線,每令觀者望洋而嘆。今經張子竹坡一批,不特照出作者金針之細,兼使其粉膩香濃,皆如狐窮秦鏡,怪窘溫犀、無不洞鑒原形,的是渾《艷異》舊手而出之者,信乎為鳳洲作無疑也。然后知《艷異》亦淫,以其異而不顯其艷;《金瓶》亦艷,以其不異則止覺其淫。故懸鑒燃犀,遂使雪月風花,瓶罄篦梳,陳莖落葉諸精靈等物,妝嬌逞態,以欺世于數百年間,一旦潛形無地,蜂蝶留名,杏梅爭色,竹坡其碧眼胡乎!向弄珠客教人生憐憫畏懼心,今后看官睹西門慶等各色幻物,弄影行間,能不憐憫,能不畏懼乎?其視金蓮當作敝履觀矣。不特作者解頤而謝覺,今天下失一《金瓶梅》,添一《艷異編》,豈不大奇!
時康熙歲次乙亥清明中浣,秦中覺天者謝頤題于皋鶴堂。】

第一奇書凡例

【一、此書非有意刊行,偶因一時文興,借此一試目力,且成于十數天內,又非十年精思,故內中其大段結束精意,悉照作者。至于瑣碎處,未暇請教當世,幸暫量之。

一、《水滸傳》圣嘆批,大抵皆腹中小批居多。予書刊數十回后,或以此為言。予笑曰:《水滸》是現成大段畢具的文字,如一百八人,各有一傳,雖有穿插,實次第分明,故圣嘆只批其字句也。若《金瓶》,乃隱大段精采于瑣碎之中,只分別字名,細心者皆可為,而反失其大段精采也。然我后數十回內,亦隨手補入小枇,是故欲知文字綱領者看上半部,欲隨目成趣知文字細密者看下半部,亦何不可!

一、此書卷數浩繁,偶爾批成,適有工便,隨刊呈世。其內或圈點不齊,或一二訛字,目力不到者,尚容細政,祈讀時量之。

一、《金瓶》行世已久,予喜其文之整密,偶為當世同筆墨者閑中解頤。作《金瓶梅》者,或有所指,予則并無寓諷。設有此心,天地君親其共懨之。】

雜錄

【雜錄小引
凡看一書,必看其立架處,如《金瓶梅》內,房屋花園以及使用人等,皆其立架處也。何則?既要寫他六房妻小,不得不派他六房居住。然全分開既難使諸人連合,全合攏又難使各人的事實入來,且何以見西門豪富。看他妙在將月、樓寫在一處,嬌兒在隱現之間。后文說挪廂房與大姐住,前又說大妗子見西門慶揭簾子進來,慌的往嬌兒那邊跑不迭,然則嬌兒雖居廂房,卻又緊連上房東間,或有門可通者也。雪娥在后院,近廚房。特特將金、瓶,梅三人,放在前邊花園內,見得三人雖為侍妾,卻似外室,名分不正,贅居其家,反不若李嬌兒以娼家聚來,猶為名正言順。則殺夫奪妻之事,斷斷非千金買妾之目。而金梅合,又分出瓶兒為一院,分者理勢必然,必緊鄰一墻者,為妒寵相爭地步。而大姐住前廂,花園在儀門外,又為敬濟偷情地步。見得西門慶一味自滿托大,意謂惟我可以調弄人家婦女,誰敢狎我家春色,全不想這樣妖淫之物,乃令其居于二門之外,墻頭紅杏,關且關不住,而況于不關也哉卜金蓮固是冶容誨淫,而西門慶實是慢藏誨盜,然則固不必罪陳敬濟也。故云寫其房屋,是其間架處,猶欲耍獅子,先立一場;而唱戲先設一臺。恐看官混混看過,故為之明白開出÷使看官如身入其中,然后好看書內有名人數進進出出,穿穿走走,做這些故事也。他如西門慶的家人婦女,皆書內聽用者,亦錄出之,令看者先已了了,俟后遇某人做某事,分外眼醒。而西門慶淫過婦人名數,開之足令看者傷心慘目,為之不忍也。若夫金蓮,不異夏姬,故于其淫過者,亦錄出之,令人知懼。

西門慶家人名數:

來保(子僧保兒、小舅子劉倉)、來旺、玳安、來興、平安、來安、書童、畫童、琴童、又琴童(天福兒改者)、棋童、來友、王顯、春鴻、春燕、王經(系家丁)、來昭(暨鐵棍兒)。后生(榮海)、司茶(鄭紀)、燒火(劉包)、小郎(胡秀)、外甥小郎(崔本)、看墳(張安)。

西門慶家人媳婦:

來旺媳婦(二,其一則宋蕙蓮)、來昭媳婦(一丈青)、來保媳婦(惠祥)、來爵媳婦(惠元)、來興媳婦(惠秀)。丫環:玉簫、小玉、蘭香、小鸞、夏花、元霄兒、迎春、繡春、春梅、秋菊、中秋兒、翠兒。奶子:如意兒。

西門慶淫過婦女:

李嬌兒、卓丟兒、孟玉樓、潘金蓮李瓶兒、孫雪娥、春梅、迎春、繡春、蘭香、宋蕙蓮、來爵媳婦(惠元)、王六兒、賁四嫂、如意兒、林太太、李桂姐、吳銀兒、鄭月兒。

意中人:何千戶娘子(藍氏)、王三官娘子(黃氏)、錦云。外寵:書童、王經、潘金蓮、王六兒。

潘金蓮淫過人目:

張大戶、西門慶、琴童、陳敬濟、王潮兒。意中人:武二郎。外寵:西門慶。惡姻緣:武植。
藏春芙蓉鏡:鄆哥口、和尚耳,春梅秋波、貓兒眼中,鐵棍舌畔、秋菊夢內。

附對:潘金蓮品的簫,西門慶投的壺。

西門慶房屋:

門面五間,到底七進(后要隔壁子虛房,共作花園)。

上房(月娘住)、西廂房(李嬌兒住)、堂屋后三間(孫雪娥住)。

后院廚房、前院穿堂、大客屋、東廂房(大姐住)、西廂房。

儀門(儀門外,則花園也)。三間樓一院(潘金蓮住)、又三間樓一院(李瓶兒住)。二人住樓在花園前,過花園方是后邊。

花園門在儀門外,后又有角門,通看月娘后邊也。金蓮、瓶兒兩院兩角門,前又有一門,即花園門也。花園內,后有卷棚,翡翠軒,前有山子,山頂上臥云亭,半中間藏春塢雪洞也。花園外,即印子鋪門面也。門面旁,開大門也。對門,乃要的喬親家房子也。獅子街乃子虛遷去住者,瓶兒帶來,后開絨線鋪,又獅子街即打李外傳處也。內儀門外,兩道旁,乃群房,宋蕙蓮等住者也。】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