批評第一奇書《金瓶梅》讀法

  • A+
所屬分類:張評本金瓶梅

【劈空撰出金、瓶、梅三個人來,看其如何收攏一塊,如何發放開去。看其前半部止做金、瓶,后半部止做春梅。前半人家的金瓶,被他千方百計弄來,后半自己的梅花,卻輕輕的被人奪去。(一)

起以玉皇廟,終以水福寺,而一回中已一齊說出,是大關鍵處。(二)

先是吳神仙總覽其盛,后是黃真人少扶其衰,末是普凈師一洗其業,是此書大照應處。(三)

“冰鑒定終身”,是一番結束,然獨遺陳敬濟。“戲笑卜龜兒”,又遺潘金蓮。然金蓮即從其自己口中補出,是故亦不遺金蓮,當獨遺西門慶與春梅耳。兩番瓶兒托夢,蓋又單補西門。而葉頭陀相面,才為敬濟一番結束也。(四)

未出金蓮,先出瓶兒;既娶金蓮,方出春梅;未娶金蓮,卻先娶玉樓;未娶瓶兒,又先出敬濟。文字穿插之妙,不可名言。若夫夾寫蕙蓮、王六兒、賁四嫂、如意兒諸人,又極盡天工之巧矣。(五)

會看《金瓶》者,看下半部。亦惟會看者,單看上半部,如“生子加官”時,唱“韓湘子尋叔”、“嘆浮生猶如一夢”等, 不可枚舉,細玩方知。(六)

《金瓶》有板定大章法。如金蓮有事生氣,必用玉樓在旁,百遍皆然,一絲不易,是其章法老處。他如西門至人家飲酒,臨出門時,必用一人或一官來拜、留坐,此又是“生子加官”后數十回大章法。(七)

《金瓶》一百回,到底俱是兩對章法,合其目為二百件事。然有一回前后兩事,中用一語過節;又有前后兩事,暗中一筍過下。如第一回,用玄壇的虎是也。又有兩事兩段寫者,寫了前一事半段,即寫后一事半段,再完前半段,再完后半段者。有二事而參伍錯綜寫者,有夾入他事寫者。總之,以目中二事為條干,逐回細玩即知。(八)

《金瓶》一回,兩事作對固矣,卻又有兩回作遙對者。如金蓮琵琶、瓶兒象棋作一對,偷壺、偷金作一對等,又不可枚舉。(九)

前半處處冷,令人不耐看;后半處處熱,而人又看不出。前半冷,當在寫最熱處,玩之即知;后半熱,看孟玉樓上墳,放筆描清明春色便知。(十)

內中有最沒正經、沒要緊的一人,卻是最有結果的人,如韓愛姐是也。一部中,諸婦人何可勝數,乃獨以愛姐守志結何哉?作者蓋有深意存于其意矣。言愛姐之母為娼,而愛姐自東京歸,亦曾迎人獻笑,乃一留心敬濟,之死靡他,以視瓶兒之于子虛,春梅之于守備,二人固當愧死。若金蓮之遇西門,亦可如愛姐之逢敬濟,乃一之于琴童,再之于敬濟,且下及王潮兒,何其比回心之娼妓亦不若哉?此所以將愛姐作結,以愧諸婦;且言愛姐以娼女回頭,還堪守節,奈之何身居金屋而不改過海非,一竟喪廉寡恥,于死路而不返哉?(一一)

讀《金瓶》,須看其大間架處。其大間架處,則分金、梅在一起,分瓶兒在一處,又必合金、瓶、梅在前院一處。金、梅合而瓶兒孤,前院近而金、瓶妒,月娘遠而敬濟得以下手也。(一二)

讀《金瓶》,須看其入筍處。如玉皇廟講笑話,插入打虎;請子虛,即插入后院緊鄰;六回金蓮才熱,即借嘲罵處插入玉樓;借問伯爵連日那里,即插出桂姐;借蓋捲棚即插入敬濟,借翠管家插人王六兒;借翡翠軒插入瓶兒生子;借梵僧藥,插入瓶兒受病;借碧霞宮插入普凈;借上墳插入李衙內;借拿皮襖插入玳安、小玉。諸如此類,不可勝數蓋其用筆不露痕跡處也。其所以不露痕跡處,總之善用曲筆、逆筆,不肯另起頭緒用直筆、順筆也。夫此書頭緒何限?若一一起之,是必不能之數也。我執筆時,亦必想用曲筆、逆筆,但不能如他曲得無跡、逆得不覺耳。此所以妙也。(一三)

《金瓶》有節節露破綻處。如窗內淫聲,和尚偏聽見;私琴童,雪娥偏知道;而裙帶葫蘆,更屬險事;墻頭密約,金蓮偏看見;蕙蓮偷期,金蓮偏撞著;翡翠軒,自謂打聽瓶兒;葡萄架,早已照人鐵棍;才受贓,即動大巡之怒;才乞恩,便有平安之才;調婿后,西門偏就摸著;燒陰戶,胡秀偏就看見。諸如此類,又不可勝數,總之,用險筆以寫人情之可畏,而尤妙在既已露破,乃一語即解,絕不費力累贅。此所以為化筆也。(一四)

《金瓶》有特特起一事、生一人,而來既無端,去亦無謂,如書童是也。不知作者,蓋幾許經營,而始有書童之一人也。其描寫西門淫蕩,并及外寵,不必說矣。不知作者蓋因一人之出門,而方寫此書童也。何以言之?瓶兒與月娘始疏而終親,金蓮與月娘始親而終疏。雖固因逐來昭、解來旺起釁,而未必至撒潑一番之甚也。夫竟至撒潑一番者,有玉簫不惜將月娘底里之言磬盡告之也。玉簫何以告之?曰有“三章約”在也。“三章”何以肯受?有書童一節故也。夫玉簫、書童不便突起爐灶,故寫“藏壺構釁”于前也。然則遙遙寫來,必欲其撒潑,何為也哉?必得如此,方于出門時月娘毫無憐惜,一棄不顧,而金蓮乃一敗涂地也。誰謂《金瓶》內有一無謂之筆墨也哉。(一五)

《金瓶》內正經寫六個婦人,而其實止寫得四個:月娘,玉樓,金蓮,瓶兒是也。然月娘則以大綱故寫之;玉樓雖寫,則全以高才被屈,滿肚牢騷,故又另出一機軸寫之,然則以不得不寫。寫月娘,以不肯一樣寫;寫玉樓,是全非正寫也。其正寫者,惟瓶兒、金蓮。然而寫瓶兒,又每以不言寫之。夫以不言寫之,是以不寫處寫之。以不寫處寫之,是其寫處單在金蓮也。單寫金蓮,宜乎金蓮之惡冠于眾人也。吁,文人之筆可懼哉!(一六)

《金瓶》內,有兩個人為特特用意寫之,其結果亦皆可觀。如春梅與玳安兒是也。于同作丫鬟時,必用幾遍筆墨描寫春梅心高志大,氣象不同;于眾小廝內,必用層層筆墨,描寫 玳安色色可人。后文春梅作夫人,玳安作員外。作者必欲其如此何哉?見得一部炎涼書中翻案故也。何則?止知眼前作婢,不知即他日之夫人;止知眼前作仆,不知即他年之員外。不特他人轉眼奉承,即月娘且轉而以上賓待之,末路倚之。然則人之眼邊前炎涼成何益哉!此是作者特特為人下砧砭也。因要他于污泥中為后文翻案,故不得不先為之抬高身分也。(一七)

李嬌兒、孫雪娥,要此二人何哉?寫一李嬌兒,見其來遇金蓮、瓶兒時,早已嘲風弄月,迎好賣俏,許多不肖事,種種可殺。是寫金蓮、瓶兒,乃實寫西門之惡;寫李嬌兒,又虛寫西門之惡。寫出來的既已如此,其未寫出來的時,又不知何許惡端不可問之事于從前也。作者何其深惡西門之如是!至孫雪娥,出身微賤,分不過通房,何其必勞一番筆墨寫之哉?此又作者菩薩心也。夫以西門之惡,不寫其妻作倡,何以報惡人?然既立意另一花樣寫月娘,斷斷不忍寫月娘至于此也。玉樓本是無辜受毒,何忍更令其頂缸受報?李嬌兒本是娼家,瓶兒更欲用之孽報于西門生前,而金蓮更自有冤家債主在,且即使之為娼,于西門何損?于金蓮似甚有益,樂此不苦,又何以言報也?故用寫雪娥以至于為娼,以總張西門之報,且暗結宋蕙蓮一段公案。至于張勝、敬濟后事,則又情因文生,隨手收拾。不然雪娥為娼,何以結果哉?(一八)

又嬌兒色中之財,看其在家管庫,臨去拐財可見。王六兒財中之色,看其與西門交合時,必云做買賣,騙丫頭房子,說合苗青。總是借色起端也。”(一九)

書內必寫蕙蓮,所以深潘金蓮之惡于無盡也,所以為后文妒瓶兒時,小試行道之端也。何則?蕙蓮才蒙愛,偏是他先知,亦如迎春喚貓。金蓮脧見也。使春梅送火山洞,何異教西門早娶瓶兒,愿權在一塊住也。蕙蓮跪求,使爾舒心,且許多牢籠關鎖,何異瓶兒來時,乘醉說一跳板走的話也。兩舌雪娥,使激蕙蓮,何異對月娘說瓶兒是非之處也。卒之來旺幾死而未死,蕙蓮可以不死而竟死,皆金蓮為之也。作者特特于瓶兒進門加此一段,所以危瓶兒也。而瓶兒不悟,且親密之,宜乎其禍不旋踵,后車終覆也。此深著金蓮之惡。吾故曰:其小試行道之端,蓋作者為不知遠害者寫一樣子。若只隨手看去,便說西門慶又刮上一家人媳婦子矣。夫西門慶,殺夫奪妻取其財,庇殺主之奴,賣朝廷之法,豈必于此特特 撰此一事以增其罪案哉?然則看官每為作者瞞過了也。(二十)

后又寫如意兒,何故哉?又作者明白奈何金蓮,見其死蕙蓮、死瓶兒之均屬無益也。何則?蕙蓮才死,金蓮可一快。然而官哥生,瓶兒寵矣。及官哥死,瓶兒亦死,金蓮又一大快。然而如意口脂,又從靈座生香,去掉一個,又來一個。金蓮雖善固寵,巧于制人,于此能不技窮袖手,其奈之何?故作者寫如意兒,全為金蓮寫,亦全為蕙蓮、瓶兒憤也。(二—)

然則寫桂姐、銀兒、月兒諸妓,何哉?此則總寫西門無厭,又見其為浮薄立品,市井為習。而于中寫桂姐,特犯金蓮;寫銀姐,特犯瓶兒;又見金、瓶二人,其氣味聲息,已全通娼家。雖未身為倚門之人,而淫心亂行,實臭味相投,彼娼婦猶步后塵矣。其寫月兒,則另用香溫玉軟之筆,見西門一味粗鄙,雖章臺春色,猶不能細心領略,故寫月兒,又反襯西門也。(二二)

寫王六兒、賁四嫂以及林太太何哉?曰:王六兒、賁四嫂、林太太三人是三樣寫法,三種意思。寫王六兒乾,專為財能致色一著做出來。你看西門在日,王六兒何等趨承,乃一旦拐財遠遁。故知西門于六兒,借財圖色,而王六兒亦借色求財。故西門死,必自王六兒家來,究竟財色兩空。王六兒遇何官人,究竟借色求財。甚矣!色可以動人,尤未如財之通行無阻,人人皆愛也。然則寫六兒,又似童講財,故竟結入一百回內。至于賁四嫂,卻為玳安寫。蓋言西門止知貪濫無厭,不知其左右親隨且上行下效,已浸淫乎欺主之風,而“竊玉成婚”,已伏線于此矣。若云陪寫王六兒,猶是淺著。再至林太太,吾不知作者之心,有何干萬憤懣,而于潘金蓮發之。不但殺之割之,而并其出身之處、教習之人,皆欲致之死地而方暢也。何則?王招宣府內,故金蓮舊時賣入學歌學舞之處也。今看其一腔機詐,喪廉寡恥,若云本自天生,則良心為不可必,而性善為不可據也。吾知其自二、三歲時,未必便如此淫蕩也。使當日王招宣家男敦禮義,女尚貞廉,淫聲不出于口,淫色不見于目,金蓮雖淫蕩,亦必化而為貞女。奈何堂堂招宣,不為天子招服遠人,宣揚威德,而一裁縫家九歲女孩至其家,即費許多閑情,教其描眉畫眼,弄粉涂朱,且教其做張做致,喬模喬樣。其待小使女如此,則其儀型妻子可知矣。宜乎三官之不肖荒淫,林氏之蕩閑(足俞)矩也。招宣實教之,夫復何尤!然則招宣教一金蓮,以遺害無窮:身受 其害者,前有武大,后有西門,而林氏為招宣還報,固其宜也。吾故曰:作者蓋深惡金蓮,而并惡及其出身之處,故寫林太太也。然則張大戶亦成金蓮之惡者,何以不寫?曰:張二官頂補西門千戶之缺,而伯爵走動說娶嬌兒,儼然又一西門,其受報亦必又有不可盡言者。則其不著筆墨處,又有無限煙波,直欲又藏一部大書于無筆處也。此所謂筆不到而意到者。(二三)

《金瓶》寫月娘,人人謂西門氏虧此一人內助。不知作者寫月娘之罪,純以隱筆,而人不知也。何則?良人者,妻之所仰望而終身者也。若其夫千金買妾為宗嗣計,而月娘百依百順,此誠《關雎》之雅,千古賢婦人也。若西門慶殺人之夫,劫人之妻,此真盜賊之行也。其夫為盜賊之行,而其妻不涕泣而告之,乃依違其間,視為路人,休戚不相關,而且自以好好先生為賢,其為心尚可問哉!至其于陳敬濟,則作者已大書特書,月娘引賊人室之罪可勝言哉!至后識破奸情,不知所為分處之計,乃白口關門,便為處此已畢。后之逐敬濟,送大姐,請春梅,皆隨風弄柁,毫無成見;而聽尼宣卷,胡亂燒香,全非婦女所宜。而后知“不甚讀書”四字,誤盡西門一生,且誤盡月娘一生也。何則?使西門守禮,便能以禮刑其妻;今止為西門不讀書,所以月娘雖有為善之資,而亦流于不知大禮,即其家常舉動,全無舉案之風,而徒多眉眼之處。蓋寫月娘,為一知學好而不知禮之婦人也。夫知學好矣,而不知禮,猶足遺害無窮,使敬濟之惡歸罪于己,況不學好者乎!然則敬濟之罪,月娘成之,月娘之罪,西門慶刑于之過也。(二四)

文章有加一倍寫法,此書則善于加倍寫也。如寫西門之執,更寫蔡、宋二御史,更寫六黃太尉,更寫蔡太師,更寫朝房,此加一倍熱也。如寫西門之冷,則更寫一敬濟在冷鋪中,更寫蔡太師充軍,更寫徽、欽北狩,真是加一倍冷。要之加一倍熱,更欲寫如西門之熱者何限,而西門獨倚財肆惡;加一倍冷者,正欲寫如西門之冷者何窮,而西門乃不早見機也。(二五)

寫月娘,必寫其好佛者,人抑知作者之意乎?作者開講,早已勸人六根清凈,吾知其必以“空”結此“財色”二字也。安“空”字作結,必為僧乃可。夫西門不死,必不回頭,而西門既死,又誰為僧?使月娘于西門一死,不顧家業,即削發入山,亦何與于西門說法?今必仍令西門自己受持方可。夫西門已死則奈何?作者幾許踟躕,乃以孝哥兒生于西門死之一刻,卒欲令其回頭,受我度脫。總以圣賢心發菩薩愿,欲天下無終諱過之人,人無不改之過也。夫人之既死,猶望其改過于來生,然則作者之待西門何其忠厚慨惻,而勸勉于天下后世之人,何其殷殷不已也。是故既有此段大結束在胸中,若突然于后文生出一普凈師幻化了去,無頭無緒,一者落尋常窠臼,二者筆墨則脫落痕跡矣。故必先寫月娘好佛,一路尸尸閃閃,如草蛇灰線。后又特筆出碧霞宮,方轉到雪澗,而又只一影普師,遲至十年,方才復收到永福寺。且于幻影中,將一部中有名人物,花開豆爆出來的,復一一煙消火滅了去。蓋生離死別,各人傳中皆自有結,此方是一總大結束。作者直欲使一部千針萬線,又盡幻化了還之于太虛也。然則寫月娘好佛,豈泛泛然為吃齋村婦閑寫家常哉?此部書總妙在千里伏脈,不肯作易安之筆,沒筍之物也是故妙絕群書。(二六)

又月娘好佛,內便隱三個姑子,許多隱謀詭計,教唆他燒夜香,吃藥安胎,無所不為。則寫好佛,又寫月娘之隱惡也,不可不知。(二七)

內中獨寫玉樓有結果,何也?蓋勸瓶兒、金蓮二婦也。言不幸所天不壽,自己雖不能守,亦且靜處金閨,令媒妁說合事成,雖不免扇墳之誚,然猶是孀婦常情。及嫁,而紈扇多悲,亦須寬心忍耐,安于數命。此玉樓俏心瘍,高諸婦一著。春梅一味托大,玉樓一味膽小,故后日成就,春梅必竟有失身受嗜欲之危,而玉樓則一勞而永逸也。(二八)

陳敬濟嚴州一事,豈不蛇足哉?不知作者一筆而三用也。一者為敬濟墮落人冷鋪作因,二者為大姐一死伏線,三者欲結玉樓實實遇李公子為百年知己,可償在西門家三、四年之恨也。何以見之?玉樓不為敬濟所動,固是心焉李氏,而李公子寧死不舍。天下有寧死不舍之情,非知己之情也哉?可必其無《白頭吟》也。觀玉樓之風韻嫣然,實是第一個美人,而西門乃獨于一濫觴之金蓮厚。故寫一玉樓,明明說西門為市井之徒,知好淫,而且不知好色也。(二九)

玉樓來西門家,合婚過禮,以視“偷娶”“迎奸赴會”,何啻天壤?其吉兇氣象已自不同。其嫁李衙內,則依然合婚行茶過禮,月娘送親。以視老鴇爭論,夜隨來旺,王婆領出,不垂別淚,其明晦氣象又自不同。故知作者特特寫此一位真正 美人,為西門不知風雅定案也。(三十)

金蓮與瓶兒進門皆受辱。獨玉樓自始至終無一褒貶。噫,亦有心人哉!(三一)

西門是混帳惡人,吳月娘是奸險好人,玉樓是乖人,金蓮不是人,瓶兒是癡人,春梅是狂人,敬濟是浮浪小人,嬌兒是死人,雪娥是蠢人,宋蕙蓮是不識高低的人,如意兒是頂缺之人。若王六兒與林太太等,直與李桂姐一流。總是不得叫做人。而伯爵、希大輩,皆是沒良心的人。兼之蔡太師、蔡狀元、宋御史,皆是枉為人也。(三二)

獅子街,乃武松報仇之地,西門幾死其處。曾不數日,而于虛又受其害,西門徜徉來往。俟后王六兒,偏又為之移居此地。賞燈,偏令金蓮兩遍身歷其處。寫小入托大忘患,嗜惡不悔,一筆都盡。(三三)

金瓶梅》是一部《史記》。然而《史記》有獨傳.有合傳,卻是分開做的。《金瓶梅》卻是一百回共成一傳,而千百人總合一傳,內卻又斷斷續續,各人自有一傳,固知作《金瓶》者必能作《史記》也。何則?既已為其難,又何難為其易。(三四)

每見批此書者,必貶他書以褒此書。不知文章乃公共之物,此文妙,何妨彼文亦妙?我偶就此文之妙者而評之,而彼文之妙,固不掩此文之妙者也。即我自作一文,亦不得謂我之文出,而天下之文皆不妙,且不得謂天下更無妙文妙于此者。奈之何批此人之文,即若據為已有,而必使凡天下之文皆不如之。此其同心偏私狹隘,決做不出好文。夫做不出 好文,又何能批人之好文哉!吾所謂《史記》易于《金瓶》,蓋謂《史記》分做,而《金瓶》全做。即使龍門復生,亦必不謂予左袒《金瓶》。而予亦并非謂《史記》反不妙于《金瓶》,然而《金瓶》卻全得《史記》之妙也。文章得失,惟有心者知之。我止賞其文之妙,何暇論其人之為古人,為后古之人,而代彼爭論,代彼廉讓也哉?(三五)

作小說者,概不留名,以其各有寓意,或暗指某人而作。夫作者既用隱惡揚善之筆,不存其人之姓名,并不露自己之姓名,乃后人必欲為之尋端竟委,說出名姓何哉?何其刻薄為懷也!且傳聞之說,大都穿鑿,不可深信。總之,作者無感慨,亦必不著書,一言盡之矣。其所欲說之人,即現在其書內。彼有感慨者,反不忍明言;我沒感慨者,反必欲指出,真沒搭撒、沒要緊也。故“別號東樓”,“小名慶兒”之說,概置不問。即作書之人,亦止以“作者”稱之。彼既不著名于書,予何多贅哉?近見《七才子書》,滿紙王四,雖批者各自有意,而予則謂何不留此閑工,多曲折于其文之起盡也哉?偶記于此,以白當世。(三六)

《史記》中有年表,《金瓶》中亦有時日也。開口云西門慶二十七歲,吳神仙相面則二十九,至臨死則三十三歲。而官哥則生于政和四年丙申,卒于政和五御丁酉。夫西門慶二十九歲生子,則丙申年;至三十三歲,該云庚子,而西門乃 卒于“戊戌”。夫李瓶兒亦該云卒于政和五年,乃云“七年”,此皆作者故為參差之處。何則?此書獨與他小說不同。看其三四年間,卻是一日一時推著數去,無論春秋冷熱,即某人生日,某人某日來請酒,某月某日請某人,某日是某節令,齊齊整整捱去。若再將三五年間甲子次序,排得一絲不亂,是真個與西門計帳簿,有如世之無目者所云者也。故特特錯亂其年譜,大約三五年間,其繁華如此。則內云某日某節,皆歷歷生動,不是死板一串鈴,可以排頭數去。而偏又能使看者五色瞇目,真有如捱著一日日過去也。此為神妙之筆。嘻,技至此亦化矣哉!真千古至文,吾不敢以小說目之也。(三七)

一百回是一回,必須放開眼光作一回讀,乃知其起盡處。(三八)

一百回不是一日做出,卻是一日一刻創成。人想其創造之時,何以至于創成,便知其內許多起盡,費許多經營,許多穿插裁剪也。(三九)

看《金瓶》,把他當事實看,便被他瞞過,必須把他當文章看,方不被他瞞過也。(四十)

看《金瓶》,將來當他的文章看。猶須被他瞞過;必把他當自己的文章讀,方不被他滿過。(四一)

將他當自己的文章讀,是矣。然又不如將他當自己才去 經營的文章。我先將心與之曲折算出,夫而后謂之不能瞞我,方是不能瞞我也。(四二)

做文章,不過是“情理”二字。今做此一篇百回長文,亦只是“情理”二字。于一個人心中,討出一個人的情理,則一個人的傳得矣。雖前后夾雜眾人的話,而此一人開口,是此一人的情理;非其開口便得情理,由于討出這一人的情理方開口耳。是故寫十百千人皆如寫一人,而遂洋洋乎有此一百回大書也。(四三)

《金瓶》每于極忙時偏夾敘他事入內。如正未娶金蓮,先插娶孟玉樓;娶玉樓時,即夾敘嫁大姐;生子時,即夾敘吳典恩借債;官哥臨危時,乃有謝希大借銀;瓶兒死時,乃人玉簫受約;擇日出殯,乃有請六黃太尉等事;皆于百忙中,故作消閑之筆。非才富一石者何以能之?外加武松問傅伙計西門慶的話,百忙里說出“二兩一月”等文,則又臨時用輕筆討神理,不在此等章法內算也。(四四)

金瓶梅》妙在善于用犯筆而不犯也。如寫一伯爵,更寫一希大,然畢竟伯爵是伯爵,希大是希大,各人的身分,各人的談吐,一絲不紊。寫一金蓮,更寫一瓶兒,可謂犯矣,然又始終聚散,其言語舉動,又各各不亂一絲。寫一王六兒,偏又寫一賁四嫂。寫一李桂姐,偏又寫一吳銀姐、鄭月兒。寫一王婆,偏又寫一薛媒婆、一馮媽媽、一文嫂兒、一陶媒婆。寫一薛姑子,偏又寫一王姑子、劉姑子。諸如此類,皆妙在、特特犯手,卻又各各一款,絕不相同也。(四五)

金瓶梅》于西門慶,不作一文筆;于月娘,不作一顯筆;于玉樓,則純用俏筆;于金蓮,不作一鈍筆;于瓶兒,不作一深筆;于春梅,純用傲筆;于敬濟,不作一韻筆;于大姐,不作一秀筆;于伯爵,不作一呆筆;于玳安兒,不著一蠢筆。此所以各各皆到也。(四六)

金瓶梅》起頭放過一男一女。結末又放去一男一女。如卜志道、卓丟兒,是起頭放過者。楚云與李安,是結末放去者。夫起頭放過去,乃云卜志道是花子虛的署缺者。不肯直出子虛,又不肯明是于十個中止寫九個,單留一個缺去尋子虛頂補。故先著一人,隨手去之,以出其缺,而便于出子虛,且于出子虛時,隨手出瓶兒也。不然,先出子虛于十人之中,則將出瓶兒時又費筆墨。故卜志道雖為子虛署缺,又為瓶兒做楔子也。既云做一楔子,又何有顧意命名之義?而又必用一名,則只云“不知道”可耳,故云“卜志道”。至于丟兒,則又玉樓之署缺者。夫未娶玉樓,先娶此人,既娶玉樓,即丟開此人,豈如李瓶兒今日守靈,明朝燒紙,丫鬟奶子相伴空房,且一番兩番托夢也。是誠丟開腦后之人,故云“丟兒”也。是其起頭放過者,皆意在放過那人去,放人這人來也。至其結末放去者,’曰楚云者,蓋為西門家中彩云易散作一影字。又見得美色無窮,人生有限,死到頭來,雖有西子、王嬙,于我何涉?則又作者特特為起講數語作證也。至于李安,則又與韓愛姐同意,而又為作者十二分滿許之筆,寫一 孝子正人義士,以作中流砥柱也。何則?一部書中,上自蔡太師,下至侯林兒等輩,何止百有余人,并無一個好人,非迎奸賣俏之人,即附勢趨炎之輩,使無李安一孝子,不幾使良心種子滅絕手?看其寫李安母子相依,其一篇話頭,真見得守身如玉、不敢毀傷發膚之孝子。以視西門、敬濟輩,真豬狗不如之人也。然則末節放過去的兩人,又放不過眾人,故特特放過此二人,以深省后人也。(四七)

寫花子虛即于開首十人中,何以不便出瓶兒哉?夫作者于提筆時,固先有一瓶兒在其意中也。先有一瓶兒在其意中,其后如何偷期,如何迎奸,如何另嫁竹山,如何轉嫁西門,其著數俱已算就。然后想到其夫,當令何名,夫不過令其應名而已,則將來雖有如無,故名之曰“子虛”。瓶本為花而有,故即姓花。忽然于出筆時,乃想敘西門氏正傳也。于敘西門傳中,不出瓶兒,何以入此公案?特敘瓶兒,則敘西門起頭時,何以說隔壁一家姓花名某,某妻姓李名某也?此無頭緒之筆,必不能人也。然則俟金蓮進門再敘何如?夫他小說,便有一件件敘去,另起頭緒于中,惟《金瓶梅》,純是太史公筆法。夫龍門文字中,豈有于一篇特特著意寫之人,且十分有八分寫此人之人,而于開卷第一回中不總出樞紐,如衣之領,如花之蒂,而謂之太史公之文哉?近人作一本傳奇,于起頭數折,亦必將有名人數點到。況《金瓶梅》為海內奇書哉!然則作者又不能自己另出頭緒說。勢必借結弟兄時,入花子虛也。夫使無伯爵一班人先與西門打熱,則弟兄又何由而結?使寫子虛亦在十人數內,終朝相見,則于第一回中西門與伯爵 會時,子虛系你知我見之人,何以開口便提起“他家二嫂”?即提起二嫂,何以忽說“與咱院子止隔一墻?”而二嫂又何如好也哉?故用寫子虛為會外之人,今日拉其人會,而因其鄰墻,乃用西門數語,則瓶兒已出,鄰墻已明,不言之表,子虛一家皆躍然紙上。因又算到不用卜志道之死,又何因想起拉子虛入會?作者純以神工鬼斧之筆行文,故曲曲折折,止令看者瞇目,而不令其窺彼金針之一度。吾故曰:純是龍門文字。每于此等文字,使我悉心其中,曲曲折折,為之出入其起盡。何異人五岳三島,盡覽奇勝?我心樂此,不為疲也。(四八)

《金瓶》內,即一笑談,一小曲,皆因時致宜,或直出本回之意,或足前回,或透下回,當于其下另自分注也。(四九)

《金瓶梅》一書,于作文之法無所不備,一時亦難細說,當各于本回前著明之。(五十)

《金瓶梅》說淫話,止是金蓮與王六兒處多,其次則瓶兒,他如月娘、玉樓止一見,而春梅則惟于點染處描寫之。何也?寫月娘,惟“掃雪”前一夜,所以丑月娘、丑西門也。寫玉樓,惟于“含酸”一夜,所以表玉樓之屈,而亦以丑西門也。是皆非寫其淫蕩之本意也。至于春梅,欲留之為炎涼翻案,故不得不留其身分,而止用影寫也。至于百般無恥,十分不堪,有桂姐、月兒不能出之于口者,皆自金蓮、六兒口中出之。其難堪為何如?此作者深罪西門,見得如此狗彘,乃偏喜之,真不是人也。故王六兒、潘金蓮有日一齊動手,西門死矣。此作者之深意也。至于瓶兒,雖能忍耐,乃自討苦吃,不關人 事,而氣死子虛,迎奸轉嫁,亦去金蓮不遠,故亦不妨為之馳張丑態。但瓶兒弱而金蓮狠,故寫瓶兒之淫,略較金蓮可些。而亦早自喪其命于試藥之時,甚言女人貪色,不害人即自害也。吁,可畏哉!若蕙蓮、如意輩,有何品行?故不妨唐突。而王招宣府內林太太者,我固云為金蓮波及,則欲報應之人,又何妨唐突哉!(五一)

《金瓶梅》不可零星看,如零星,便止看其淫處也。故必盡數日之間,一氣看完,方知作者起伏層次,貫通氣脈,為一線穿下來也。(五二)

凡人謂《金瓶》是淫書者,想必伊止知看其淫處也。若我看此書,純是一部史公文字。(五三)

做《金瓶梅》之人,若令其做忠臣孝子之文,彼必能又出手眼,摹神肖影,追魂取魄,另做出一篇忠孝文字也。我何以知之?我于其摹寫奸夫淫婦知之。(五四)

今有和尚讀《金瓶》,人必叱之,彼和尚亦必避人偷看;不知真正和尚方許他讀《金瓶梅》。(五五)

今有讀書者看《金瓶》,無論其父母師傅禁止之,即其自己亦不敢對人讀。不知真正讀書者,方能看《金瓶梅》,其避人讀者,乃真正看淫書也。(五六)

作《金瓶》者,乃善才化身,故能百千解脫,色色皆到。不然正難夢見。(五七)

作《金瓶》者,必能轉身證菩薩果。蓋其立言處,純是麟角鳳嘴文字故也。(五八)

作《金瓶梅》者,必曾于患難窮愁,人情世故,一一經歷過,人世最深,方能為眾腳色摹神了。(五九)

作《金瓶梅》,若果必待色色歷遍才有此書,則《金瓶梅》又必做不成也。何則?即如諸淫婦偷漢,種種不同,若必待身親歷而后知之,將何以經歷哉?故知才子無所不通,專在一心也。(六十)

一心所通,實又真個現身一番,方說得一番。然則其寫諸淫婦,真乃各現淫婦人身,為人說法者也。(六一)

其書凡有描寫,莫不各盡人情。然則真千百化身現各色人等,為之說法者也。(六二)

其各盡人情,莫不各得天道。即千古算來,天之禍淫福善,顛倒權奸處,確乎如此。讀之,似有一人親曾執筆,在清河縣前,西門家里,大大小小,前前后后,碟兒碗兒,一—記之,似真有其事,不敢謂為操筆伸紙做出來的。吾故曰:得天道也。(六三)

讀《金瓶》,當看其白描處。子弟能看其白描處,必能自做出異樣省力巧妙文字來也。(六四)

讀《金瓶》,當看其脫卸處。子弟看其脫卸處,必能自出手眼,作過節文字也。(六五)

讀《金瓶》,當看其避難處。子弟看其避難就易處,必能放重筆拿輕筆,異樣使乖脫滑也。(六六)

讀《金瓶》,當看其手閑事忙處。子弟會得,便許作繁衍文字也。(六七)

讀《金瓶》,當看其穿插處。子弟會得,便許他作花團錦簇、五色瞇人的文字也。(六八)

讀《金瓶》,當看其結穴發脈、關鎖照應處。子弟會得,才許他讀《左》、《國》、《莊》、《騷》、《史》、子也。(六九)

讀《金瓶》,當知其用意處。夫會得其處處所以用意處,方許他讀《金瓶梅》,方許他自言讀文字也。(七十)

幼時在館中讀文,見窗友為先生夏楚云:“我教你字宇想來,不曾教你囫輪吞。”予時尚幼,旁聽此言,即深自儆省。于念文時,即一字一字作昆腔曲,拖長聲,調轉數四念之,而心中必將此一字,念到是我用出的一字方罷。猶記念的是“好古敏以求之”一句的文字,如此不三日,先生出會課題,乃“君子矜而不爭”,予自覺做時不甚怯力而文成。先生大驚,以為抄寫他人,不然何進益之速?予亦不能白。后先生留心驗予動靜,見予念文,以頭伏桌,一手指文,一字一字唱之,乃大喜曰:“子不我欺”。且回顧同窗輩曰:“爾輩不若也”。今本不通,然思讀書之法,斷不可成片念過去。豈但讀文,即如讀《金瓶梅》小說,若連片念去,便味如嚼蠟,止見滿篇老婆舌頭而已,安能知其為妙文也哉!夫不看其妙文,然則止要看其妙事乎?是可一大揶揄。(七一)

讀《金瓶》,必須靜坐三月方可。否則眼光模糊,不能激射得到。(七二)

才不高,由于心粗,心粗由于氣浮。心粗則氣浮,氣愈浮則心愈粗。豈但做不出好文,‘并亦看不出好文。遇此等人,切不可將《金瓶梅》與他讀。(七三)

未讀《金瓶梅》,而文字如是,既讀《金瓶梅》,而文字猶如是。此人直須焚其筆硯,扶犁耕田為大快活,不必再來弄筆硯,自討苦吃也。(七四)

做書者是誠才子矣,然到底是菩薩學問,不是圣賢學問,蓋其專教人空也。若再進一步,到不空的所在,其書便不是這樣做也。(七五)

《金瓶》以空結,看來亦不是空到地的,看他以孝哥結便知。然則所云“幻化”,乃是以孝化百惡耳。(七六)

《金瓶梅》到底有一種憤懣的氣象,然則《金瓶梅》斷斷是龍門再世。(七七)

《金瓶梅》是部改過的書,觀其以愛姐結便知。蓋欲以三年之艾,治七年之病也。(七八)

《金瓶梅》究竟是大徹悟的人做的,故其中將僧尼之不肖處,一一寫出。此方是真正菩薩,真正徹悟。(七九)

《金瓶梅》倘他當日發心不做此一篇市井的文字,他必能另出韻筆。,作花嬌月媚如《西廂》等文字也。(八十)

《金瓶》必不可使不會做文的人讀。夫不會做文字人讀,則真有如俗云“讀了《金瓶梅》”也。會做文字的人讀《金瓶》,純是讀《史記》。(八一)

《金瓶梅》切不可令婦女看見。世有銷金帳底,淺斟低唱之下,念一回于妻妾聽者多多矣。不知男子中尚少知勸戒觀感之人,彼女子中能觀感者幾人哉?少有效法,奈何奈何!至于其文法筆法,又非女子中所能學,亦不必學。即有精通書史者,則當以《左》、《國》、《風雅》、經史與之讀也。然則,《金瓶梅》是不可看之書也,我又何以批之以誤世哉?不知我正以《金瓶》為不可不看之妙文,特為婦人必不可看之書,恐 前人嘔心嘔血做這妙文——雖本自娛,實亦欲娛千百世之錦繡才子者——乃為俗人所掩,盡付流水,是謂人誤《金瓶》。何以謂西門慶誤《金瓶》?使看官不作西門的事讀,全以我此日文心,逆取他當日的妙筆,則勝如讀一部《史記》。乃無如開卷便止知看西門慶如何如何,全不知作者行文的一片苦心,是故謂之西門慶誤《金瓶梅》。然則仍依舊看官誤看了西門慶的《金瓶梅》,不知為作者的《金瓶》也。常見一人批《金瓶梅》曰:“此西門之大帳簿”。其兩眼無珠,可發一笑。夫伊于甚年月日,見作者雇工于西門慶家寫帳簿哉?有讀至敬濟“弄一得雙”,乃為西門大憤日:“何其剖其雙珠!”不知先生又錯看了也。金蓮原非西門所固有,而作者特寫一春梅,亦非欲為西門慶所能常有之人而寫之也。此自是作者妙筆妙撰,以行此妙文,何勞先生為之旁生瞎氣哉了故讀《金瓶》者多,不善讀《金瓶》者亦多。予因不揣,乃急欲批以請教。雖不敢謂能探作者之底里,然正因作者叫屈不歇,故不擇狂瞽,代為爭之。且欲使有志作文者,同醒一醒長日睡魔,少補文家之法律也。誰曰不宜?(八二)

《金瓶》是兩半截書。上半截熱,下半截冷;上半熱中有冷,下牛冷中有熱。(八三)

《金瓶梅》因西門慶一分人家,寫好幾分人家。如武大一家,花子虛一家,喬大戶一家,陳洪一家,吳大舅一家,張大戶一家,王招宣一家,應伯爵一家,周守備一家,何千戶一家,夏提刑一家。他如悴云峰,在東京不算。伙計家以及女眷不往來者不算。凡這幾家,大約清河縣官員大戶,屈指已遍。而因一人寫及一縣,吁!元惡大惇論此回有幾家,全傾其手,深遭荼毒也,可恨,可恨!(八四)

《金瓶梅》寫西門慶無一親人,上無父母,下無子孫,中無兄弟。幸而月娘猶不以繼室自居。設也月娘因金蓮終不通言對面,吾不知西門慶何樂乎為人也。乃于此不自改過自修,且肆惡無忌,宜乎就死不悔也。(八五)

書內寫西門許多親戚,通是假的。如喬親家,假親家也;翟親家,愈假之親家也;楊姑娘,誰氏之姑娘?假之姑娘也;應二哥,假兄弟也;謝子純,假朋友也。至于花大舅、二舅,更屬可笑,真假到沒文理處也。敬濟兩番披麻戴孝,假孝子也。至于沈姨夫、韓姨夫,不聞有姨娘來,亦是假姨夫矣。惟吳大舅、二舅,而二舅又如鬼如蜮,吳大舅少可,故后卒得吳大舅略略照應也。彼西門氏并無一人,天之報施亦慘,而文人惡之者亦毒矣。奈何世人于一本九族之親,乃漠然視之,且恨不排擠而去之,是何肺腑!(八六)

《金瓶》何以必寫西門慶孤身一人,無一著己親哉?蓋必如此,方見得其起頭熱得可笑,后文一冷便冷到徹底,再不能熱也。(八七)

作者直欲使此清河縣之西門氏冷到徹底,并無一人。雖屬寓言,然而其恨此等人,直使之千百年后,永不復望一復燃之灰。吁!文人亦狠矣哉!(八八)

《金瓶》內有一李安,是個孝子。卻還有一個王杏庵,是個義士。安童是個義仆,黃通判是個益友,曾御史是忠臣,武二郎是個豪杰悌弟。誰謂一片淫欲世界中,天命民懿為盡滅絕也哉?(八九)

《金瓶》雖有許多好人,卻都是男人,并無一個好女人。屈指不二色的,要算月娘一個。然卻不知婦道以禮持家,往往惹出事端。至于愛姐,晚節固可佳,乃又守得不正經的節,且早年亦難清白。他如葛翠屏,娘家領去,作者固未定其末路,安能必之也哉?甚矣,婦人陰性,雖豈無貞烈者?然而失守者易,且又在各人家教。觀于此,可以稟型于之懼矣,齊家者可不慎哉?(九十)

《金瓶梅》內卻有兩個真人,一尊活佛,然而總不能救一個妖僧之流毒。妖僧為誰?施春藥者也。(九一)

武大毒藥,既出之西門慶家,則西門毒藥,固有人現身而來。神仙、真人、活佛,亦安能逆天而救之也哉!(九二)

讀《金瓶》,不可呆看,一呆看便錯了。(九三)

讀《金瓶》,必須置唾壺于側,庶便于擊。(九四)

讀《金瓶》,必須列寶劍于右,或可劃空泄憤。(九五)

讀《金瓶》,必須懸明鏡于前,庶能圓滿照見。(九六)

讀《金瓶》,必置大白于左,庶可痛飲,以消此世情之惡。(九七)

讀《金瓶》,必置名香于幾,庶可遙謝前人,感其作妙文,曲曲折折以娛我。(九八)

讀《金瓶》,必須置香茗于案,以奠作者苦心。(九九)

《金瓶》亦并不曉得有甚圓通,我亦正批其不曉有甚圓通處也。(一百)

《金瓶》以“空”字起結,我亦批其以“空”字起結而已,到底不敢以“空”字誣我圣賢也。(百一)

《金瓶》以“空’’字起吉,我亦批其以“空”字起結而已,到底不敢以“空”字誣我圣賢也。(百二)

《金瓶》處處體貼人情天理,此是其真能悟徹了,此是其不空處也。(百三)

《金瓶梅》是大手筆,卻是極細的心思做出來者。(百四)

《金瓶梅》是部懲人的書,故謂之戒律亦可。雖然又云《金瓶梅》是部人世的書,然謂之出世的書亦無不可。(百五)

金、瓶、梅三字連貫者,是作者自喻。此書內雖包藏許多春色,卻一朵一朵,一瓣一瓣,費盡春工,當注之金瓶,流香芝室,為千古錦繡才子作案頭佳玩,斷不可使村夫俗子作枕頭物也。噫!夫金瓶梅花,全憑人力以補天王,則又如此書處處以文章奪化工之巧也夫。(百六)

此書為繼《殺狗記》而作。看他隨處影寫兄弟,如何九之弟何十,楊大郎之弟楊二郎,周秀之弟周宣,韓道國之弟韓二搗鬼。惟西門慶、陳敬濟無兄弟可想。(百七)

以玉樓彈阮起,愛姐抱阮結,乃是作者滿肚皮倡狂之淚沒處灑落,故以《金瓶梅》為大哭地也。(百八)】

weinxin
微信公眾號
更多精彩請關注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