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滸中驚恐萬分的三次元宵節

  • A+
所屬分類:水滸解讀

水滸傳》里一共寫了三次發生在元宵節驚恐萬狀的打殺之戲,把看燈的美麗和打殺之戲的情節緊張地結合在一起,每一次都是那樣驚心動魄。

第一次東京汴梁的元宵節,被鬧得天翻地覆。書中七十二回有一篇《絳都春》的詞,描寫的是北宋時期東京街頭正月十五元宵之夜景致;“融和初報,乍瑞靄霽色,皇都春早。翠幰競飛,玉勒爭馳都門道,鰲山彩結蓬萊島,向晚色雙龍銜照。絳霄樓上,彤芝蓋底,仰瞻天表。縹緲。風傳帝樂,慶玉殿共賞,群仙同到。迤邐御香,飄滿人間開嬉笑,一點星球小。漸隱隱鳴梢聲杳,游人月下歸來,洞天未曉。”

宋江于正月十一到了汴梁,到了元宵這天,“是夜雖無夜禁,各門頭目軍士,全付披掛,都是戎裝慣帶,弓弩上弦,刀劍出鞘,擺布得甚是嚴整。高太尉自引鐵騎馬軍五千,在城上巡禁”。宋徽宗雖然標榜“與民同樂”,卻也只敢從地道中溜出皇宮私會李師師。即使如此,當李逵在李師師家大鬧放火時,“驚得趙官家一道煙走了”。“城中喊起殺聲,震天動地。高太尉在北門上巡警,聽得了這話,帶領軍馬便來追趕……把門軍士急待要關門,外面魯智深輪著鐵禪杖,武行者使起雙戒刀,朱仝、劉唐手拈著樸刀,早殺入城來,救出里面四人(宋江等)。方才出得城門,高太尉軍馬恰好趕到城外來。”而吳用派來接應的梁山五虎將關勝、林沖、秦明、呼延灼、董平,“突到城邊,立馬于濠塹上,大叫道:‘梁山泊好漢全伙在此!早早獻城,免汝一死!’高太尉聽得,那里敢出城來。”東京汴梁的元宵節,被鬧得天翻地覆,皇帝和高俅都狼狽不堪。

第二次清風鎮的元宵夜,宋江被抓花榮大鬧清風寨。《水滸傳》第三十二回中,清風鎮只有“三五千人家”,“花榮到巳牌前后,上馬去公廨內,點起數百個軍士,教晚間去市鎮上彈壓。又點差許多軍漢,分頭去四下里守把柵門”。花榮本人,由于是鎮上的軍事首領,更是擔負著保衛的重任。他已經是將各路軍士的任務安排停當,在宋江準備去看花燈時,他說:“小弟本欲陪侍兄長去看燈,正當其理。只是奈緣我職役在身,不能勾自在閑步同往。今夜兄長自與家間二三人去看燈,早早的便回。弟在家專待,家宴三盅,以慶佳節。”清風鎮的元宵之夜,似乎除了宋江被抓,并未釀成大的災難。可是,正是因宋江被抓,引出了花榮大鬧清風寨,又引出了秦明夜走瓦礫場。

第三次大名府元宵夜,頃刻間變成火海。《水滸傳》六十六回中,大名府元宵放燈,“聞達親領一彪軍馬,出城去飛虎峪駐扎,以防賊人奸計;再著李都監親引鐵騎馬軍,繞城巡邏,勿令居民驚憂”。吳用就是因為元宵放燈而制定了里應外合的計劃,鼓上蚤時遷就建議,“眼見得元宵之夜,必然喧哄”,他自己“乘空潛地入城。正月十五日夜,盤去翠云樓上,放起火來為號。軍師可自調人馬劫牢”。而那些被派作內應的人馬,也就是化裝成各色人物,順利地潛入了大名府。到了元宵之夜,時遷趁翠云樓上的“閣子內吹笙簫,動鼓板,掀云鬧社,子弟們鬧鬧嚷嚷,都在樓上打哄賞燈”的時機,在“翠云樓上點著硫黃焰硝,放一把火來。那火烈焰沖天,火光奪月,十分浩大”,進城的梁山頭領們在各處大鬧,梁山軍馬兵臨城下,直把“燭龍街照夜光寒,人民歌舞欣時安”的大名府,頃刻間變成了一片火海。還是蔡福請求柴進“大官人可救一城百姓,休教殘害”,等到“柴進尋著吳用,急傳下號令去,教休殺害良民時,城中將及傷損一半”。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